• 这个上海老男人,写出了个不一样的上海 2019-08-19
  • 细读“文艺复兴” 透过贝利尼家族的收藏史看大展 2019-08-16
  • 如何造一个高情商机器人?回答用户要有趣又暗藏玄机 2019-08-16
  • 冠军教头离任!四川队官宣不再与杨学增指导续约 2019-06-25
  • 和傻子绞劲还不如办正事去 哈哈~ 2019-06-08
  • 人民网评:医疗服务应该回归患者本位 2019-06-08
  • 家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身份证” 看看古人如何修谱 2019-05-26
  •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,去分房好! 2019-05-26
  • 暑期未到 舟山海滨浴场已开启“下饺子”模式 2019-05-14
  • 忠实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br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19-05-14
  • 轿车高速上连撞护栏底朝天 司机自称开车打哈欠 2019-05-14
  • 整治凸显民生 采砂更需环保 2019-05-13
  • 中国女排不能有多余想法 摆正位置冲击奥运佳绩 2019-05-13
  • 吉林省将开展城市管理效能提升三年行动:打造宜居的美丽城市 2019-05-12
  • XC60促销钜惠中南方亦庄沃尔沃-北京中汽南方 2019-05-12
  • 返回 盗墓小说网 首页
    盗墓小说网-好看的盗墓小说排行榜
    第3卷《京师魇道》 第155章 悼亡妻
    关灯
    护眼
    字体:
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      出腾冲城北行五十余里便是马站了,这儿是县境海拔最高的地区,四周数百里的范围内有火山锥九十多座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300多年前最后一次火山喷发流淌出的熔岩,如今已经为茂密的森林所覆盖?;鹕娇?、火山湖、柱状节理、火山岩洞在深蓝色的天空映衬下,蔚为壮观??菏苯?,白色的杜鹃灿烂如雪,如今已入秋,云雾出岫似玉带环绕着大小空山,恍若仙境一般。

        冉老汉默默的望着绿茵茵的火山锥,思绪回到了当年新婚燕尔之时她叫纷儿,小他很多,单纯而善良,可惜好人不长命,二十多岁年纪轻轻的就病死了。安葬完妻子之后,湖南方面就来人将其押解回了老家,那时湘西正在剿匪,乡间很乱,冉老汉身为国军少尉排长自然免不了受到管制。后来的历次运动都受到波及,自己身份不好,加之双目半盲,因此也就没有再婚,以捡破烂拾荒为生。

        “好一个腾岳州,十山九无头”司机双手握着方向盘,嘴里哼起了当地的民谣小调,显得很是悠闲自得。

        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”冉老汉则口中嗫嚅着那首苏东坡的悼亡诗,感觉心里堵的很是难受,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      “喂,老兵,马站到了?!彼净殉低T诹寺繁?。

        冉老汉道谢后,在街上买了些香烛烧纸,然后拎着蛇皮袋独自朝着大空山走去,纷儿就埋在那儿的密林之中。

        尽管四十年过去了,树高了,林密了,但山川依旧。冉老汉凭借着过去的记忆,一步步的朝着山上攀去。

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夜幕渐渐的降临了,天地间朦胧一片。

        随着越来越接近亡妻的荒冢,冉老汉的心跳开始加速,最后终于来到了一株巨大的古鹅毛树下,当年就是自己亲手将纷儿葬在这里的。

        还未走到长满野草的荒坟丘前,冉老汉已经实在抑制不住,竟自咧开了大嘴呜呜的哭了起来

        “纷儿,四十年了,我来看你了”林中的虫鸣声在这一刻都止住了,归巢的鸟雀也不再喧嚣,除了风吹树叶的飒飒响动外,就是冉老汉撕心裂肺的恸哭声。

        他扑在坟丘上,呜咽了很久很久,最后颤抖着双手取出香烛点燃插在地上,然后开始焚烧纸钱。

        月亮升起来了,透过鹅毛树枝桠照射在冉老汉的身上,他睡着了

        梦中,纷儿坐在窗前正在梳妆,回头对着他嫣然一笑,幽幽说道:“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才来看我?”

        “纷儿,四十年了,我每晚都在梦中与你相聚”

        “月亮圆了又缺了,纷儿一直都在等你”

        一阵阴风拂过,几滴冰凉的露水珠落在了冉老汉的脸上,他猛然的惊醒了。

        一缕清凉的月光斜照在坟头上,耳边依稀听到脚步声,一个身着对襟白褂子的白发苍苍老太婆,拄着一根树杖来到了近前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冉老汉揉了揉眼睛,望着这个深夜出现在荒冢边的诡异老太婆,好像是在做梦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唉,世间事,情最难久,多情人必至寡情,”老太婆口中叹道,“人生苦短,世事无常,见人不见心,见心不见人啊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冉老汉年轻时任国军少尉,也曾是读书之人,但仍不明白老太婆话里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至亲至爱也敌不过生死的摧残,多情之人一旦尝到命运之苦果,也必定变得寡情了?!崩咸畔哪抗庵鄙淙嚼虾?,仿佛直接看透到心底里。

        “冉某绝非寡情之人,纷儿虽已故,可四十年里,夜夜都能与其梦中相会,此生已是无憾”冉老汉幽幽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就是纷儿的丈夫冉合?”老太婆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四十年里,因何一次都没来坟前祭奠?”老太婆的话语冷冰冰的。

        冉老汉心中那几十年的锥心之痛,并不想对陌生人倾诉,于是默默说道:“冉合将于亡妻坟前盖一茅庐,相伴余生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太婆惊讶的目光望着他:“形骸非亲,大地亦幻,果真发此大愿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天明之后,冉某便开始结庐?!比嚼虾好嫔?,语气决绝。

        老太婆闻言沉思良久,口中缓缓说道:“情语云,‘当为情死,不当为情怨。关乎情者,原可死而不可怨者也。虽然既云情矣,此身已为情有,又何忍死耶?然不死终不透彻耳。君平之柳,崔护之花,汉宫之流叶,蜀女之飘梧,令后世有情之人咨嗟想慕,托之语言,寄之歌咏。而奴无昆仑,客无黄衫,知己无押衙,同志无虞侯,则虽盟在海棠,终是陌路萧郎耳?!?br />
        “阿婆,你究竟是何人?”冉老汉惊诧的望着她。

        老太婆淡淡说道:“古树姥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姥姥?”冉老汉疑惑不解的重复着。

        “老婆子已经六百岁了,唤作‘姥姥’有何不可?”老太婆嗔道。

        冉老汉吃惊的望着她,六百岁,这怎么可能?

        “纷儿一直都这么称呼着,你也如此这般叫吧?!崩咸诺挠锲突合吕?,微微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!你是说‘纷儿’?”冉老汉愕然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”古树姥姥蓦地发出一阵桀桀长笑,许久才骤然止歇,幽幽说道,“当年纷儿既然阴错阳差葬在了姥姥的脚下,这苦命的孩子便是命不当绝。四十年里,她一直对你念念不忘,知道丈夫遣送回了原籍,便想要去湘西千里寻夫。姥姥说若是有情之人自会来坟前拜祭,若是寡情之人又何必前去自讨没趣呢?可怜的纷儿在这大空山上已经默默的等候了你四十年

        冉老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热泪夺眶而出,口中喃喃的自语着:“纷儿,我的纷儿,你在哪里”

        古树姥姥手中的树杖往地上一砸,荒冢坟丘中突然从土里伸出好多条如手腕般粗细的根须,蜿蜒着爬到了冉老汉的身上缠绕起来,然后将其连同那只蛇皮袋子一同拖进了坟墓之中

        凤凰古城,靠近沱江边的一家小客栈二楼。

        傍晚时分,有良和秋波老妪在房间内私下里与虚风道长碰面。

        “这位是”虚风迈步入门,目光望见秋波老妪脸上缠满绷带,只露出一只眼睛和半拉嘴巴,眼神儿里流露出了一丝惊讶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僰王山飞雾洞中隐修多年的秋波前辈,她的脸因为练功时走火入魔而毁坏了?!庇辛冀馐退?,但并未提及恭王府救人一事。

        “嗯,你怎么也来凤凰古城了?”虚风感到有些诧异,在京时有良原本说是要回避的。

        “《敦煌夜魇图》中有裸人花,据说可以医治好前辈的脸?!庇辛技绦馐妥?。

        虚风点点头,随即苦笑了下,将这两天调查的情况大致做一介绍:“古城内外的旅馆、客栈、公共场所以及汽车站都未曾发现小建的踪迹,曾经有人看见她傍晚时分离开‘沱江腊肉馆’后,便直接朝听涛山方向去了,也就是在那儿遇到了两名歹徒袭击,结果那两人反而被她所伤。自此,她和费叔就人间蒸发了,再也找不到目击者,山上以及沿江两岸都已经搜遍了,并没发现她的尸体?!?br />
        是啊,小建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人生地不熟的又能去哪儿呢?有良也自是百思不解。

        “有良,”虚风这时郑重其事的分析说道,“那末,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小建和费叔进去了张道陵的画轴里?!?br />
        有良闻言一愣,沉思了下,然后站起身来,“道长请等等,俺要马上问邢书记一件事儿?!彼底疟恪斑诉诉恕钡呐芟侣ヌ堇吹椒裉ㄇ?,抓起电话拨通了自己留在深圳的那部大哥大。

        “二丫,赶紧叫邢书记来听电话?!彼掖颐γΦ乃底?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县委邢书记?!辈欢嗍?,听筒里传来了邢书记高昂、自信与饱满的声音,明知道是接有良的电话,但习惯性用语还是改变不掉。

        “邢书记,你们进入大洛莫的机关应该不是偶然的,你可否知道密匙是什么?”有良直截了当的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他当初一直以为邢书记、可儿和费叔坠下天生桥,是无意之中闯入了大落寞的结界,就像自己与耶老跳下梅里雪山的悬崖,进入到蓝月亮谷虚空里一样。虚风道长方才提出的疑问,一下令有良茅塞顿开,突然想到了邢书记的身上可能藏有开启机关的密匙。

        “密匙就是一枚大洛莫的牙齿,不过当时掉下天生桥的时候,还并不知道?!毙鲜榧翘谷坏乃档?。

        有良蓦地想起来了,在大洛莫结界中第一眼见到费叔,便瞧见他脖子下面挂着一枚牙齿。记得当时自己还以为那只是装饰品而已,就像电影里北美印第安人那样喜欢用牙齿串项链,哪知道这竟然就是开启大洛莫机关的密匙。

        有良心情沉重的撂下了电话,回到了楼上房间内,默默的对虚风说:“道长,费叔有开启大洛莫机关的密匙,或许那密匙也”

        “没错,同样是人工设置的虚空,那密匙也应当能够开启张道陵的《敦煌夜魇图》”虚风道长猛然间站了起来。


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• 这个上海老男人,写出了个不一样的上海 2019-08-19
  • 细读“文艺复兴” 透过贝利尼家族的收藏史看大展 2019-08-16
  • 如何造一个高情商机器人?回答用户要有趣又暗藏玄机 2019-08-16
  • 冠军教头离任!四川队官宣不再与杨学增指导续约 2019-06-25
  • 和傻子绞劲还不如办正事去 哈哈~ 2019-06-08
  • 人民网评:医疗服务应该回归患者本位 2019-06-08
  • 家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身份证” 看看古人如何修谱 2019-05-26
  •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,去分房好! 2019-05-26
  • 暑期未到 舟山海滨浴场已开启“下饺子”模式 2019-05-14
  • 忠实履行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br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2019-05-14
  • 轿车高速上连撞护栏底朝天 司机自称开车打哈欠 2019-05-14
  • 整治凸显民生 采砂更需环保 2019-05-13
  • 中国女排不能有多余想法 摆正位置冲击奥运佳绩 2019-05-13
  • 吉林省将开展城市管理效能提升三年行动:打造宜居的美丽城市 2019-05-12
  • XC60促销钜惠中南方亦庄沃尔沃-北京中汽南方 2019-05-12
  • pk10技巧与实战攻略 双色球复式投注咋玩的 余额宝为什么稳赚不赔 北京pk10下载 新疆时时截止 海南七星彩包奖稳定赚钱 北京pk10直播开奖直播 11选5任选8稳赚倍投 浙江快乐彩怎么买稳赚 pk10专家杀号预测 老时时20110623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pk10技巧经验 重庆时时三星组选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表图新浪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